父親的旱煙斗

  每當說起煙,我便會油然而生想起父親的旱煙斗,提起父親的煙癮,你可別嚇壞了,他一天可以接連不斷地抽,在我的家鄉鎮安程家川到了夏天,每天晚上都要扯些蒿枝草來燒著熏蚊子,而我家由于父親的煙癮大,只要父親在家里就會滿屋煙霧繚繞,不要說蚊子,連蒼蠅也怕三分,東躲西藏。這當然被我說得夸張了一些。

  小時候,父親在鎮政府上班,那時組織紀律很嚴,也沒有雙休日,父親只有兩三個月才回一次家,雖然父親經常從鎮子上給我們買些水果糖回家,可在半路上就被他分給別家孩子吃了,只有父親回來晚的那次,我們才能得到盼望已久的那幾顆水果糖。

  也許是我的注意力全放在水果糖去了。那時父親的煙癮好像不太大,雖然大部分時間抽的是旱煙(自家栽的土煙),但偶爾還會拿出一支普通人常抽的“羊群”牌香煙來抽,抽了半截后就把它熄滅了,小心翼翼地用紙包住揣在兜里,過幾天又拿出來聞一下抽幾口,父親說:“香煙雖然勁頭不大,可太香了,如果在野外抽,那香味可傳到幾十米遠,可那時沒有錢,就是抽不起?!?br/>

  在大集體時,由于我家姊妹多,只有母親一個勞動力,招贅養家的重擔自然落在積勞成疾的母親頭上,母親雖然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但每年底分糧分錢時,都要背集體的好多賬,父親每月38.5塊錢的工資,一年就要拿出一半交缺糧錢。由于家庭經濟基礎差,生活十分拮據,從此再也看不見父親抽上一支香煙了,別人有時拿出一支香煙遞給他抽,他卻說:“我的煙癮大,這么好的煙拿給我抽太可惜了,還是給你節約一支吧!”

  這樣每當有人給父親遞香煙時都被他婉言謝絕了。其實我已經看出父親那種饞涎欲滴的表情是多么想抽一口呀。取而代之的是父親的旱煙時常叼在嘴里,煙斗有時是石頭做的,有時是竹子做的,有時是木頭做的,有時是生鐵做的,用銅做的煙斗是后來父親常用的。

  父親是一個勤勞樸實的男子漢,他不像有的男人那樣當了干部死要面子,回到家里屋里屋外,他總是搶先做各種家務事,父親記憶力不太好,所以煙斗經常丟失,母親也為他想盡了辦法,做了用幾層爛布連成的一個布煙袋(拴在煙斗上裝碎煙葉的布袋),但仍然經常丟失,在我的記憶里,父親的煙斗不知換了多少個,煙斗成了他惟一的寶貝。

  有一次,我把他的煙斗弄爛了,我卻被他毒打了一頓,這也是我第一次被父親打,其實不怪他,因為在我們那個鎮離我們那里有30公里遠的地方才有一個會造煙斗的人,那時又不敢大大方方地做來賣,有手藝也不吃香,反而還給他帶來了一些麻煩事,這個人父親又不認識,所以父親想抽煙了只能借用鄰居的煙斗或自造簡易煙斗來抽,可是哪有屬于自己用的石頭、木頭做成的煙斗好呢,隨時都可以拿來抽,后來通過親戚用一口袋洋芋換了一個銅斗。

  記得還有一次,父親在鋤玉米草時,不慎又把一個銅做的煙斗整掉了,于是他放下手中的活兒,埋下頭在地里仔細找來找去,就連他所鋤過草的地方都重新翻了一次又一次,依然找不到時,父親氣得臉都變成了紫色,幸好這次不是我整掉的,否則那天我又要受到一次皮肉之苦了。

  一時找不到他心愛的銅煙斗,父親過不了煙癮,就用泥巴做了一個煙斗,吧嗒吧嗒地抽著,泥巴煙斗就是煙子吸不上口,不知廢了多少根火柴,但始終都不過癮,這天父親心不在焉地鋤著草,有幾顆玉米苗直接被他鏟掉了,眼睛還不停地向四周瞄著,很希望他那可愛的銅煙斗會奇跡般地出現在眼前。

  那年我初中畢業了,父親說他是從12歲起,爺爺叫他開始抽煙的,到現在煙齡已有48年了,按我們山里的怪風俗,吸煙是不能斷根的,就像不能沒有兒子一樣。

  當時父親叫我別去上高中了,把煙學會,代代相傳。而我呢,小時候就很羨慕嘴上叼著一支香煙的那些年輕人?,F在父親這樣一說,我當然求之不得,馬上行動,誰知剛品嘗到土制的旱煙就被嗆住了,開始頭暈目眩,好像整個世界都在和我一起轉動,嘔吐得鼻淚長流,但過了一段時間我也學會了抽煙。

  83年我從部隊退伍后參加了工作,恰好被分配到離家30公里外的一個會制造銅煙斗陳師傅居住的那個鄉,自然父親的煙斗和旱煙葉我全包了,每次回家都必須買些煙斗和旱煙葉送給父親。

  前年春節回家時,看見父親不再抽煙了,父親說他現在什么都做不起了,連吃飯都得把勺子拿在他手頭才行,兄弟家又負擔重,他已經開始戒煙,說自己都一星期沒有抽過一桿煙了,眼睛卻一直盯住我抽的香煙。

  聽了父親這番話后,我深知吸煙本來有害于身體健康的,戒煙可以減少對人健康的危害??筛赣H到了83歲的年齡時,才離開他惟一的嗜好,我又怎么忍心呢,我們說說笑笑,看見父親那高興的樣子,我也樂在心里呢。

(辛恒衛)

關注我們

網權聲明 網站簡介 網站糾錯 互助互利 平臺團隊 平臺聯系 在線排版
精品久久久久久久中文字幕